年赚50亿的农夫山泉赴港上市 会否走达利食品老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4-24 23:36

  跟现在的农夫山泉一样,当时达利食品的基本面也十分优秀,营收保持在高增速水平,净利润也在大幅增长。但是好景不长,2016年以后,营收增速开始跌落,2017年由于推出了新品豆本豆,营收增速突然冲上来了,但是2018年以后又掉下去了。

  4月底,农夫山泉在港交所交表,预计募资规模在10亿美元,中金公司及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席保荐人。由于很多招股信息暂未披露,本篇将主要从基本面情况及行业对比角度展开,看看农夫山泉具体业务情况。

  从1997年农夫山泉第一款包装饮用水上市,而后陆陆续续在饮料行业推出众多爆款产品,农夫山泉一路登顶成为饮料王者,其发展路径非常值得关注。快消品公司的营收增长主要是来自于两部分,一是产品,抓住潮流,不断推陈出新,打造“爆品”,增加SKU的供给;二是渠道,将产品铺到天涯海角每个消费者能接触到的地方。

  从产品种类上看,目前农夫山泉的主要产品类别有四种,分别是包装饮用水、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包装饮用水为主营业务,近三年的营收占比在60%左右。就一个包装水,农夫山泉都能出品多个SK(库存保有单位):除了小包装外,也推出了中大规格的家庭饮用水,同时也针对不同人群推出了不同的水产品,如适合婴幼儿的引用天然水、运动场景的天然矿泉水、针对高规格会议及宴会活动的玻璃瓶装天然矿泉水,还有针对中老年人的富含锂元素的天然矿泉水等等,客户群体逐步被打开。

  其他饮料产品的发展,农夫山泉几乎都抓住了消费潮流,东方树叶对应的是“低糖、无糖潮流”,维他命水抓住的是“养生潮”,NFC果汁对应的是“天然健康“,而2019年农夫山泉开始布局咖啡及蛋白饮料,推出了首款咖啡产品“炭仌(bing) ”及首款植物酸奶,同样是踩准了咖啡浪潮的兴起与植物奶潮流。

  从各产品的营收及毛利来看,主营的包装饮用水产品营收占比约在60%,其次是功能饮料产品及茶饮料产品,而包括咖啡、苏打水饮料、植物酸奶产品及农产品在内的其他产品还在孵化中,营收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从毛利来看,包装水及茶饮料的毛利高达60%左右,其次是功能饮料,毛利也高达50%左右。

  工厂的选址及渠道就非常关键。农夫山泉在全国总共有十大水源,几乎遍布东西南北中,农夫山泉在水源附近建立生产基地,同时生产包装饮用水及饮料产品。

  而在渠道上,农夫山泉主要以经销发展为主,通过经销商进行分销产品,近三年经销商收益占比在95%左右。

  截至2019年底,农夫山泉总共有4280名合作经销商,覆盖全国省市及县级行政区域,同时农夫山泉不依赖于任何单一经销商,任何经销商产生的收益都不超过总收益的1%。这四千多名经销商覆盖了全国237万个以上的终端零售网点,其中有187万个零售网点位于三线及三线城市以下,尽可能地将产品铺向全国的角角落落,尤其是下沉市场。在经销商管理上,农夫山泉同样非常强势,采用先款后货的方式,通常不接受经销商的退款。同时通过自有的NCP系统管理经销商及终端零售门店,掌握并分析经销商的库存情况,防止库存积压。

  通过不断推出新品,拓宽产品线,加上毫不吝啬的进行营销投入,仅2019年,农夫山泉在广告及促销上的开支就高达12.2亿元,销售费用高达58.2亿,将“农夫山泉好水”、“神奇的东方树叶“等朗朗上口的广告灌输进消费者脑里,同时铺货到消费者能接触到的角角落落。产品与渠道加持下,农夫山泉的营收也一路向上,2019年营收高达240亿元,2017-2019年,复合年增长率高达17.19%,远超行业发展水平。

  从基本面上看,农夫山泉被称为 “中国版的可口可乐”。但是,此前同样享受“中国版雀巢”达利食品,在上市五年至今,估值已经跌下神坛,近年来营收增速显著放缓,未来农夫山泉会走上达利食品的老路吗?

  2015年11月底,达利食品登陆港交所。此次达利食品发行16.9亿股,每股发售价定为5.25港元,募集资金净额为86.46亿港元,市值在700多亿港元,一举挤进港股食品饮料公司头部列表,其创始人及实控人许世辉家族财富也瞬间暴增。

  跟现在的农夫山泉一样,当时达利食品的基本面也十分优秀,营收保持在高增速水平,净利润也在大幅增长。公司在2012-2015年,营收从108.35亿增长到169.09亿,营收复合年增长在16%左右,净利润也从2012年的6.93亿增加到2016年的31.37亿,步入增长快车道。但是好景不长,2016年以后,营收增速开始跌落,2017年由于推出了新品豆本豆,营收增速突然冲上来了,但是2018年以后又掉下去了。

  其实达利食品也复合“教科书式的快消发展路径”,布局丰富的产品线以及具有强大的渠道掌控力。在产品线上,达利食品有着极其丰富的核心品类,从2002年-2018年,推出了非常多消费者耳熟能详的零食品牌,如达利园糕点、可比克薯片、好吃点饼干、和其正凉茶等等……多品牌的发展造就了达利食品此前的高增速。

  而在渠道上,达利食品同样具有强管控能力,首先是遍地开花的工厂布局,其在全国布局了近20个生产基地,每个工厂均临近经销商或终端市场。达利食品在全国省市及大部分县区都拥有经销商,且与经销商的合作关系十分稳定,大部分的合作时间都在5年以上。截至2019年底,达利的经销商超过5400名,大约拥有两百万个销售点。

  同样是一样的布局,一样的打法,推产品,增加SKU供给,布渠道,将产品铺到天涯海角每个消费者能接触到的地方。为什么达利食品最后却跌落了神坛?

  靠着多品类,达利食品一路成就零食王国。从这些年上线的产品我们发现,达利基本上是以3-4年为周期,上线一个王牌产品作为其营收增长的发动机。这一点又跟其他的食品饮料公司不一样,以旺旺为例,旺旺是以不断更新原有产品来推出的新品,比如说从旺旺仙贝到旺旺米饼再到旺旺厚烧海苔,这都属于米果类产品;而达利是在更新原有产品的同时,选择跨品类推出新品,比如说2003年推出可比克薯片进军薯片膨化食品领域,2004年推出好吃点饼干进军饼干领域。

  这样的一个好处就是,在旧的品类增速放缓时,新品类的推出能继续拉动整个公司的营收增长。2013年推出的功能饮料乐虎,就迅速把饮料板块的营收增长提升到了20%以上,为公司的整体营收做出巨大贡献;2017年推出的豆本豆也对饮料板块的营收增长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但是这样也有明显的弊端。一旦新品类推出的时间放缓,或者旧品类掉队,就会对整个公司的营收造成非常大的打击。而之前的旧品类,发展到今天来看,要想继续往上走是很难的。达利食品这些年来的发展模式一直都是复制对手产品,以更低的价格切入市场。从2002年开始,公司推出了达利园蛋黄派,直接对标的是韩国的好丽友。当年好丽友派在全国掀起一股“派”的热潮,然而由于定价过高,让许多消费者望而却步。而达利推出的达利园蛋黄派定价仅为好丽友的三分之一,迅速占领了市场。

  这个模式在今天来看,已经不那么好用了。首先是随着消费水平的提高,当前已经很少有人买不起一个“好丽友”了。就算是下沉市场,人们对于零食的选择也越来越多。同时随着进口食品关税的下降,越来越多达利食品对标的商品,在价格上也越来越有优势,导致达利食品旗下产品的市场空间也就越来越小。其次,消费潮流以及有所改变,尤其是近年来“低糖、低脂、健康饮食”的潮流下,越来越多的传统零食以及不那么受待见了,消费者更偏好那些“健康”的零食产品,谁最先推出,谁就能领先抢占市场,而且近年来随着知识产权意识的觉醒,消费者对“山寨”产品的也逐渐丧失好感度。

  近年来随着企业的发展,国产品牌的崛起,中国消费者的“国产意识”也越来越重,中国的企业也更加懂得了品牌的重要意义。正如安踏创始人兼董事长曾经所说“不做中国的耐克,要做世界的安踏”,体现得越来越多的是品牌自信力。无论是哪一行,未来被冠以“中国版的XX”肯定会越来越少,相较于“山寨”的投机行为,或许打造国货、国潮品牌,创造有竞争力的产品在短时间内付出的成本更多,路径也更艰难,但是从长远发展路线来看,这才是企业产品长青之路。就如人民日报评论所说,国货崛起靠自立,搭人便车路难通,要想成为“世界的XX”,还得靠自己。

  山寨的路子越来越难走,叠加其他因素影响,达利食品的发展越来越难。2017年-2019年,达利食品的营收复合年增长率仅不到4%。那么农夫山泉会走上达利食品的老路子吗?

  从产品品类来看,跟达利食品明显不同的是,农夫山泉的发展路径是大单品路线,以包装饮用水为主。达利食品发展的是多品类,各类食品饮料的营收占比都没有超过30%,而农夫山泉仅包装水一个品类的营收占比就高达60%。

  其实大单品的发展是有明显短板的,前文也有提到,多品类的发展模式中,在旧的品类增速放缓时,新品类的推出能继续拉动整个公司的营收增长,而大单品的发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市场就是这么大,增速相对稳定,要想继续在包装水上保持十几个点的增速其实并不简单,这也是农夫山泉一个潜在的风险点,毕竟包装水的占比实在太重了。

  今年1月份,疑似农夫山泉夜毁武夷山国家公园林区就引起了非常大的争议,虽然最后的调查结果显示,农夫山泉的取水点并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但是当时还是引起了激烈的讨论。实际上,农夫山泉的水源地危机很久以前就出现过,如2009年,核心的千岛湖水源被指不适合饮用,只适用于工业用水;2013年水中出现黑色不明物;同年丹江口水源地被指“垃圾围城”;2018年欲在新西兰购置水源地但遭万人……水源地危机确实是不能忽视的风险点。

  不过,在其他品类的发展上,农夫山泉是远远优于达利食品的。跟达利食品的“山寨”模式明显区别,农夫山泉几乎都抓住了消费潮流,东方树叶对应的是“低糖、无糖潮流”,维他命水抓住的是“养生潮”,NFC果汁对应的是“天然健康”……而19年农夫山泉开始布局咖啡及蛋白饮料,推出了首款咖啡产品“炭仌(bing) ”及首款植物酸奶,同样是踩准了咖啡浪潮的兴起与植物奶潮流。从长远发展的路径来看,农夫山泉是明显区别于达利食品的。

  农夫山泉的招股资料显示,截至招股日,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钟睒睒持有公司87.4472%的权益,其中包括17.8634%的直接权益与透过养生堂持有的69.5839%的间接权益。

  而达利食品的实控人兼董事长许世辉家族的控股权也极度集中,持股比例达85%。陈女士及许女士分别为许世辉的妻子、女儿。CDH Delicacy背后主要是鼎晖资本。根据万得最新的持股数据来看,许世辉家族的Divine Foods 仍持有达利食品85%的股份。

  股权集中并不是什么坏事,尤其是在面对公司较大决策时,管理层可以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决策也更具有效率。不过股权的过度集中,其他小股东的制约作用减弱,而选择上市会面临更多来自公众及证监会的监督,对企业经营管理也有一定的好处。

  但是无论是钟睒睒还是许世辉,都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不久后退休,集团的决策管理都会落在“企二代”的身上,未来的发展路线也难说。现在娃哈哈集团的继承人,宗庆后的独生女儿宗馥莉在继承管理哇哈哈不也出现了诸多问题么。

  从产品的发展路径来看,中国版的可口可乐明显不同于中国版的雀巢。国货崛起靠自立,搭人便车路难通。不走山寨模式,跟紧当下消费浪潮,不断推陈出新,创造出消费者热爱的的产品,未来中国版的可口可乐或许会成为世界的农夫山泉吧。

  风险提示:上文所示之作者或者嘉宾的观点,都有其特定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富途将竭力但却不能保证以上内容之准确和可靠,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

  据招股书显示,公司在今年4月,突击式分红96亿元,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利润为119.52亿。可以说直接将公司所赚的三年利润分发殆尽。这背后,农夫山泉甚至不惜找银行借了10亿元,缓解分红带来的现金流恶化。这未免让人深思:农夫山泉这一出“草船借箭”,是打算高光割韭菜吗?

  据招股书显示,公司在今年4月,突击式分红96亿元(高于整个融资规模),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49.54亿元,三年赚了119.52亿。可以说直接将公司所赚的三年利润分发殆尽。这背后,农夫山泉甚至不惜找银行借了10亿元,缓解分红带来的现金流恶化。

  其实,从2008年到2018年农夫山泉都有在接受证监会的上市辅导,期间外界不断猜测是否要上市都被公司否认。这家数十年标榜“有钱任性不上市”的民营企业为何在一夜之间开了窍?又为何选在今时来上市?

  “上市即巅峰”的小米现在还依然套牢了许多人的腰包,两年了,依然在等解套。小米让投资者看到了资本市场的残酷,而农夫山泉是否是想上市“收割韭菜”还得仔细斟酌。

  本文通过对收入、成本、费用三方面的深度分析,看看农夫山泉到底“甜不甜”,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去算计的?

  首先,我们来看看这个千年老狐狸,是如何打扮自己的收入的。当然,在拆解收入之前,先科普一个概念——利润释放。

  利润释放期是指企业发展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收入随着发展逐渐增加,成本和费用具有刚性,没有随着发展增长,反而逐渐形成规模效应,边际成本递减甚至达到最低,形成一个较大的利润空间,使公司获较多的利益。

  农夫山泉的产能释放不是你脑海中一根直线向上走的样子,可以在下图中贵州武陵山在开发后第三年,产能仅为6.35亿吨,两年之后猛增1.4倍,在2019年达到15.23亿吨。

  这就像毛竹的生长一样,种子在前三年都不生长,在第四年进入繁盛期,一下子就长到5米多。这样的成长路线或者是产能释放规律是呈现“楼梯”状,一阶一阶跳跃式的增长。

  从上图中可以看到:橙色线条代表农夫山泉的的产能,每当有新的水源基地开发完成后,整个集团生产的水量会跳跃式增长;浅线条代表销售量,随着需求增长而增长,不会出现短期内的激增。

  在时间轴里,两者的高度不会总是一致,因而会在发展中产生白色三角形和蓝色三角形这样不同的利润空间。

  图中的白色三角形是利少区域,在这个区域,销量处于缓慢增长阶段,而因为新矿开发使得产能的阶梯式爆发,导致了白色三角形的形成。

  在这个阶段中,“新矿”的开发是需要很多的人工和设备的开支,而销量在此时并没有跟上成本的增长速度,而使在这个区域处于利润减少期。就好比一个游戏公司,刚开发游戏,这研发要钱,宣传要钱,还没赚到钱呢,先亏一波。

  图中蓝色三角形是利润释放区域,在这个区域中,产能在这个阶段维持相对稳定水平,折旧摊销不出现跳跃式增长;销量的增长,超过产能成本的增长,逐渐形成规模效应,边际成本降低。

  类似游戏开发完成,前期的“花钱”的生意已经发生,摊销成本趋于稳定,人民币玩家疯狂氪金,收入在此阶段快速的上涨。

  根据农夫山泉的招股书中披露,在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实现营业收入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240.21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及20.6%。

  2019年农夫山泉净利润达49.57亿,同比增长37.2%,与上年6.7%的同比增长率相比,我们可以看出农夫山泉现在处于蓝色三角形区域当中,正处于一个释放利润的高峰期。此时上市,收入表现快速增长,估值进而会更高一些。

  农夫山泉一直注重多品牌策略,除了延续经典品牌的内涵,农夫山泉也不断进行SKU探索,根据消费者的需求,开发了茶饮料、果汁饮料、咖啡饮料及其他饮料,不断寻求新颖的方式保持品牌的年轻和活力。

  农夫山泉勾勒了一幅值得向往的品牌蓝图。在数年经营下,这些新品牌有一定收益,但在一些数据上也体现出新品牌持续盈利的问题。

  相比于农夫山泉经典品牌矿泉水达到37%的市场份额,新品牌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为15%,茶饮料的市场份额只有9%。而且饮料生产线的利用率在近两年出现了下滑。这个“多品牌”的故事到底如何,我们还只能等农夫山泉以后揭晓。

  在收入方面 ,企业处于利润释放周期,SKU探索已经有下落信号,现在上市还大概率可以维持老狐狸光鲜外面。此时上市,卖价更高。

  农夫山泉生产产品的主要原材料是PET,用于生产瓶身。PET材料供应属于上游链条,PET材料是不可替代的材料,生产商的议价权不大。而且PET材料在2017-2019年占销售成本分别为29%、31.9%、31.6%,是销售成本中的最大组成部分。

  所以PET价格变动,会引起瓶子价格波动,进而影响成本的高低和成本占营收的比率。从图4中我们可以看到2014-2019年农夫山泉购入PET的价格变化。

  2017年-2019年,PET价格是先上涨再下降。从各项成本占营收比可以看出,PET价格上涨,成本占比就增大,反之亦然。仿佛人的影子一样,人的方向变了,影子的方向也跟着变化。

  一瓶水卖6毛钱,瓶子都要占将近一毛钱。有人戏称:农夫山泉不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只是塑料瓶的搬运工。

  PET价格直接影响了成本,随之影响了农夫山泉的毛利率,可以从图中明显看出价格较低的2017和2019年,毛利率都在55%以上,而价格最高的2018年,其毛利率下跌2.8pct。

  一瓶水在PET价格低的时候大概赚0.336元,在PET价格高的时候赚0.312元。一瓶差价是两分钱,100瓶是2块钱,10000瓶是200块钱……根据2019年公司的营收规模,那整体差价就贡献了5亿左右的利润,占净利润总额的10%。

  2019年,石油价格下跌,引发PET价格下降,带给农夫山泉一大利好,再加上农夫山泉处于的周期可能产生了成本规模效应,双重效应下,“帮助”农夫山泉取得了成本上的“漂亮成绩”。

  此外,今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原油价格持续下跌,一度跌到-37.63美元/桶,“中行原油宝”事件就因此而致。如此低廉的油价,势必引发作为石油副产品的PET价格下降。

  而PET占总成本的31.6%(19年),价格下跌会导致成本下降多少呢?相信此时的农夫山泉大概率想要拿上太乙真人的“无量乾坤袋”来囤货了吧。

  随着产能开发周期,生产边际增加,生产规模效应初见雏形,此时产量的提高,使得产能利用率也出现了提高。

  农夫山泉有137条矿泉水线条鲜果线。果汁对于营收的贡献不足10%,而且鲜果线比较少,所以即使产能利用率较低,目前产生的影响也是有限的。主要的大头还是在矿泉水线。

  在2017-2019年,矿泉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46%、49%、51%;农夫山泉矿泉水在2017年-2019年期间在稳步的提高。产能利用率高代表着建好的基地,买来的设备都在充分的使用,使得之前投入的生产成本就相对较小了。

  那么可能很多人会问?那有没有可能再继续提高产能利用率呢?产能利用率是产量和产能的比率,想要比值扩大,要么增加产量扩大分子,要么减少产能缩小分母。

  农夫山泉是否会有技术革新来增加现有基础上的产量我们还无法验证,但是农夫山泉会因为提高利用率就去放弃已有的基地和生产线吗?

  就像猴子掰东西,猴子会为了多一个玉米,就放弃手里的大西瓜吗?而且公司在招股书中明确会进一步策略性地扩大产能。那么在公司扩大产能后,产能利用率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无法提高。

  如此看来,农夫山泉现在正处于一个边际成本较低的阶段。再往后面发展,石油的价格不会一直下降,PET可能也会上升,那成本也会随着价格变动;而且公司很可能会在之后扩大产能,那生产成本就会像爬楼梯一样突增到另一个高度。

  在收入和成本上,农夫山泉这只老狐狸已经披上了华丽的衣裳。那费用方面,他们又打算如何优化的呢?

  可以看到,农夫山泉的销售费用由物流及仓储费用、广告及促销费用、员工成本费用、折旧摊销费用及其他构成。

  在2017年-2018年销售费用占总体营收比分别为27.9%、25.5%、24.2%。整体的销售费用的占比在近三年都在不断压缩。

  在图11中,我们可以看到:广告及促销、员工成本和折旧摊销占比在不断的减小,主要的费用还是花在运水上。怎么运水就这么费钱呢?这就要从产品特性和经销模式来说。

  饮料产品是很重的,一瓶普通农夫山泉矿泉水的净含量为550ml,我们按照0.5kg来算。一辆重型卡车最多可承载14吨,就是2.8万瓶矿泉水。

  按照招股书给出,每吨1072元的出厂价来算,一辆重型卡车所承载矿泉水的总价值只有1.5万(1072 X 14)元。也可以看出饮料客单价非常低。

  那么,公司要想获得规模效益,只有通过展开渠道销售才能最大程度地占领市场。然而货运成本不可能随着货品价格下滑,对于农夫山泉来说,高昂的运输物流成本真的是“会呼吸的痛”。

  在2017-2019年期间,农夫山泉的运水费占比从13.4%已经降到10.5%,那么之后还可能继续压缩这一部分的费用吗?

  我们可以看看同是饮料行业的伊利的销售费用情况。图中可以看到费用结构是“重广告营销”的类型。这样的费用结构是由于市场上是双寡头造成的。

  在运输费用的方面,2017-2019年占营收比分别是5.6%、5.6%、5.2%。可以发现伊利的运输费用占比相对于农夫山泉是更加低的。伊利的生产是比较集中的生产模式,而它的销售范围是全国性的。这样,伊利更容易形成规模效应。

  而农夫山泉,因为水源基地和产品特性,生产是较分散的,产品销售范围大都围绕生产地展开。农夫山泉因为这样的特性很难有空间继续压缩运输费用。

  而如果农夫山泉,去跨地区销售的话,饮料是非常重的,再加上农夫山泉客单价非常低,那么做的话反而可能加重运水费用。

  同样是比较重的茅台,可以看到,运输费用占比却非常低,2019年,占比才0.3%。这是因为茅台的三大经济特性决定的:生产集中度高,可以跨地区销售,更重要的是茅台的客单价非常高。

  茅台的客单价使得茅台对于运输费用的变化是不敏感的。一瓶茅台的出厂价是969元,运输费用是2.907元,就算运输费用涨到6元,它的占比依然很低。而运输费用涨价很大可能就扼制住了农夫山泉的发展的翅膀。

  那按照茅台的逻辑,农夫山泉的产品可以通过提价来解决这个问题吗?答案是不行。饮料产品是标品。在大家心里农夫山泉就是2块钱一瓶,要是涨到5块钱,大家在心里很难接受。

  因此,很难通过单瓶水价格的提升覆盖运输费用。而且盲目抬价会丢失已经占领的市场份额,无非是为竞争对手做嫁衣。所以农夫山泉的运输费用占比不会通过提高价格来解决。

  农夫山泉的矿泉水零售额在行业中排名第一,市场份额达到37%。在这种规模下,农夫山泉在2019年把公司的仓储物流占营收比降到了10.5%,那么农夫山泉的进步空间还有多大?

  我们可以参考京东的运输费用的变化。京东的GMV从2016Q1的1786亿元到2019Q4的6170亿元,而它的运输费用从8.3%降到6.4%,京东的GMV增长如此快,使得能够覆盖一部分费用。

  而且京东主要销售电子产品,客单价高,再加上是全国范围配送,使得边际费用更低。但是它的运输费用也依然有6.4%。

  农夫山泉的矿泉水市场规模已经是行业的第一名,通过规模效应覆盖了一部分费用,在2019年降到10.5%。但是本身的产品特性使的这部分费用要想降低是非常困难的。

  农夫山泉在费用这块也体现出企业在寻找上市的时机的“用心良苦”,预期未来下降改善空间非常有限。

  利润释放周期和PET价格下降“帮助”农夫山泉寻得一个“高光点”,现在不上市更待何时?而利润释放之后的企业发展,公司SKU探索的路程,不可控的成本因素和难以降低的费用都值得我们思考:现在是农夫山泉上市的好时机,那么也是投资的好时机吗?

  费用方面,尤其是运输费用,能够做的优化,已经优化过来,继续改善就如同从60分,考到90分后,继续提高到98分的难度了,后续空间非常有限。

  所以说嘛,企业家哪来的什么白莲花,都是千年老狐狸。一句话,买的没有卖的精,高光融资背后算计满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dmin

2019-04-24


集团地址:成都市东大街上东大街段176号         邮编:610000         联系电话:028-88888888